首頁 >> 文化 >> 文學 >> 正文

懷念李丹時老師
高密新聞網 2019/8/29
歡迎登錄“高密民聲在線” ,全市85個上線部門在線為您解憂
民聲在線 高密新聞網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演覺

突然想起李丹時老師,緣于我和他的女兒李琦一直有微信聯系;也想寫寫李老師,緣于刊登在《百脈湖文學》上的一篇文章《最認真的講師李丹時》。寫這篇文章的應該算是我的學弟,李老師的學生。此文被李琦轉發在微信朋友圈后,讀罷淚目,勾起了我與李丹時老師的許多往事,在腦海里反復浮現,歷歷在目,于是我雖然沒有師弟的文采,但也有一腔深情想訴之筆端,寫一寫我們親愛的李老師,以寄思念之情。
李老師回高密前是山東工業大學的講師,調回高密后任高密科委副主任,當時高密電大因為編制受限,師資力量一直不足,有些課程需從社會上聘請兼職老師,李丹時就成了最佳人選。我在電大上學時每次見到他,都是筆直的身板,整齊的著裝,沒有一絲凌亂的發型,腳上穿的皮鞋幾乎沒有一點灰塵,走起路來四平八穩,每走一步都好像是事先設計的“規范動作”……一幅典型的知識分子形象,最最標準的師表典范!
跟李丹時老師有了更深一步的接觸是在畢業后。那時李老師在高密科委主持職稱評審工作。當時企業剛剛恢復對管理、工程科技人員的職稱評定,我當時在企業具體負責這項工作,每次去報送材料李老師都熱情接待,和藹可親,即使有時在報送材料的過程中出現點差錯也從未見他發過脾氣。他是一個出了名的辦事嚴謹認真的人,對報送的每一份材料都認真把關,從參加工作、任職資格、科技論文、科研成果等等都一一認真核對,生怕給申請人漏報了什么,弄錯了什么。我每次過去他總是叮囑我,職稱評定關系到每個人切身利益,一定要細之又細,弄錯一點都是對本人的傷害。正是這種一絲不茍的工作態度,使全市的職稱評定工作沒有出現半點失誤,從而贏得了全市廣大管理、科技工作者的贊譽。提起李老師,打過交道的都會贊嘆一聲:好人吶!
李老師退休后,因對其工作能力的認可,又被一集團公司返聘,為公司負責人才招聘工作。在九十年代初,高密這家集團公司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,就投資3.5個億建成了國家級民營科技園,需要大量的管理、科技人才,面對來自全國各地的管理工程技術人員,李丹時為了讓他們看到這個集團的實力和招聘人才的誠意,對前來應聘的人才從吃穿住行,到工作對接,協調單位待遇等都親歷親為。我當時也在這個集團公司工作,親眼看到李丹時60多歲的一個瘦弱老頭,每天跑上跑下,飯不能按時吃,覺不能按時睡,有時一熬就是一個多半夜,眼睛紅了,腰背酸了……他本可以悠閑地指揮別人去干,但他選擇了親自接待,他說只有這樣,才能表達集團對人才的尊重。有時候出去辦事,集團車輛不及時,他便自己騎輛自行車就走了,從來不端架子,從來沒有任何怨言,兢兢業業,不計任何得失、無怨無悔地發揮著余熱,為集團的人才發展殫精竭慮。我作為他的學生,在同一個單位,他的付出,一直感動并感染著我,激勵著我不斷向前。
時光如梭。李丹時退休后在這個集團一干就是十年,經過他的把關從全國各地招聘來的管理、科技人才不計其數,他見證了這個集團的開始、成長、輝煌,最后該集團因擴張太快,上市出現意外致資金鏈斷裂,最后被銀行收購抵債,從而退出了舞臺。面對集團從昔日的輝煌到難以置信的消失,他應該是最難受的一個,因為他在這里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和汗水,但也只能含淚告別。從此李丹時老師賦閑在家,不再過問世事。而我也又走上了新的工作單位,音訊漸消,只有當逢年過節之即,我會去看望李老師,和他才會有一番交流,卻難深入。而每次去,他總是格外高興,噓寒問暖,離開時總是送了又送,戀戀不舍。再后來的幾年,隨著年齡的增長,李老師出現了小腦萎縮的癥狀,再去看他已是思維遲緩,辨人不清的老人了,但每次看到我,他總能很快地喊出我的名字,拉著我的手清晰地回憶過去,師娘在一邊都看得驚奇。可見在集團工作的那段經歷對李老師是多么地刻骨銘心,戀戀不忘。
我和李丹時老師從相識到熟悉再到朝夕相處,前前后后近二十年的時間,他做人處事的智慧對我影響至深,終生不忘。
2012年,很突然的一天,我接到李丹時兒子的電話,他含著悲傷哽咽著告訴我:老爺子已駕鶴西天。聞訊,我突然心痛不能言。兒子說李老師走得很突然,遵從老人遺愿沒有打擾太多人。幾天后,我和妻子一起專門去李老師的家里看望了師娘,在李老師的遺像前,我恭恭敬敬地上了三柱香,嗑了三個頭,以此告慰我們的師生之情、同事之誼、忘年之交。
謹以此文懷念李丹時老師,愿逝者安息,生者健康平安!

(責任編輯:張艷艷)  
 
安徽快三走势